斯诺克世界杯赛程推荐 - OPE足球彩票 - 世界杯外围赛

他既是摄影师、设计师、记者,也是出版人,用独立杂志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和热情

最近更新:2017-09-22 来源:美好家居研究所

内容概要:

1. 《够用就好》将关注的视角,放在对那些对生活有所追求,喜欢折腾,有趣的人上面。

2. 探讨一种「够用就好」的生活方式。

3. 省去了相互磨合的时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美好家居研究所 2017-09-22

点击播放 GIF/35K

《够用就好》是厦门的一本独立杂志,

从14年至今,它一共发行了六期。

里面谈美食、植物、摄影、画画、空间设计……

专注采访那些不安现状、对生活有追求的人,

探讨一种「够用就好」的生活方式。

它的背后仅有一个人,

承担了摄影、记者、排版、设计等全部的工作。

他是可末先生,

如同一个「多栖劳动者」,

热爱设计、热爱弹唱、热爱摄影,

热爱凌晨、热爱无印良品、热爱北海道的海……

他将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和热情,

以一本杂志的形式承载了下来。

点击播放 GIF/420K

“我不想成为除了工作之外

什么都没有的家伙

有一天,老师问小姑娘:“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小姑娘萌哒哒地回答道:“我爸是打包书的。”小姑娘是可末先生的女儿,真是言简意赅一针见血,印刷出版可不就是打包书的。

只不过这不是可末先生工作的全部,“打包书”只是其中的一环,策划、采访、摄影、编辑、排版、设计……这些都是可末先生的工作,他一个人完成了创办一本杂志的所有事情。用时下的网红句子来形容大概就是“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一个人创办一本杂志,其实在很久以前就初见端倪。孩提时代,杂志也好,书也罢,这些纸质媒体都是可末先生极喜欢的。那时他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开学发新书的时刻,书散发出淡淡的油墨香让他欢喜。在他读书的那个年代,还未有电脑、互联网这些新事物,所能接触到的信息渠道只有书籍、电视、收音机。

“我闲来没事的时候,就会去书店,吸收外界的信息与思想。常常在那一呆就是一整天,因为在那里我会感觉特别充实,有成就感。”正是这样的成长经历让可末先生对纸质的书籍有一种特别的情怀。”

再后面上大学时他选择了设计专业,又同时爱上文字和摄影。他如同一名城市标准的“多栖劳动者”,热爱一切,设计、弹唱、旅行、书写、无印良品、北海道的海……而这与父母放养式的教育有一定的关系,他们会让可末先生去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从不会去干涉。

“这个造就了我后来对很多新鲜事物的各种尝试,比如文学、摄影、绘画、设计、音乐。关于艺术有趣的东西,我都会去尝试。以致后来我会把自己所学的掌握的东西在一本杂志里去体现出来。”这些喜好的集合大概没有什么比用一本杂志来承载更为合适的了,用它来传递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和所有想象。

那时在创办杂志之前,可末先生与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公司,只是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的成就感。这些年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他开始厌倦朝九晚五的生活,一星期总有那么五天不想上班。“我不想成为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家伙,如果工作不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那是一件寂寞而没有意义的事。”可末先生说道。于是他转身选择了离开。

之后他着手准备和朋友一起做一本杂志书,却发现沟通耗费大量的时间,效率太低,“我总喜欢简单一些。喜欢一个人静静看书,喜欢一个人静静思考,这大概是因为怕自己的生活理念和设计与别人不和吧。省去了相互磨合的时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2014年,可末先生创办了一个人的杂志《够用就好》。

点击播放 GIF/420K

“就像在和自己聊天那样真诚”

《够用就好》是生活风格类的杂志,尺寸比A4纸小,可末先生认为那更便于携带。每期均有65页,字体上采用繁体字的形式,版面设计上有较多的留白。而插图的风格或者色调都偏向于日式风,这与可末先生喜欢日本设计不无关系。

“因为它一直在做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提案,这一点我深受影响。”日本的人均占地面积小,在他们的建筑和室内设计上,更倾向于“简化、实用、收纳”等元素。对如今愈来愈高房价的中国人而言,这些元素同样受用,在《够用就好》可窥见一二。

《够用就好》里面谈美食、植物、摄影、画画、空间设计……一切跟生活美学有关的小事。内容主要以采访稿的形式出现,可末先生专注采访那些不安于现状、对生活品质有要求、做自己所喜欢的事的人物作为故事的本身。这些人身上的特质,从某些方面来讲,亦是可末先生自己。

比如在第五期里面,可末先生介绍了一对游历天下、吃遍美食的闺蜜;将卷烟厂改造成设计生活体验馆的张玮;通过健身脱胎换骨的荔枝姐;民宿届网红LIHO和ONEDAY创始人的故事……从这些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时代一些人的生活方式和追求,而这大概就是杂志最大的意义。

如若要说采访过的那么多人里,谁让可末先生印象最为深刻,那一定是乔小刀。在可末先生的眼里,他的人生就是一部华丽的励志史诗。

一个农民从他开始北漂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开始朝各种可能性发展,做过电焊工、画家、手工丝网印、设计、民谣歌手。在浮躁的繁华的京都过腻了,又跑到丽江开起餐厅,做起手艺人来。“听他说最近第三张民谣专辑《归隐》即将发行。”可末先生道。

一个人负责着所有的工作,从一开始的选题策划到最后的排版设计,并非易事。主题策划的时候,需要不停的和自己内心对话;写文章也会遇到提笔空无言的情况;文字和设计需要一遍遍去修改;为了印刷效果,自己要亲自去印刷厂盯着等等很多琐碎的事。

即使这样,可末先生依旧喜欢一个人的模式,这本带着他个人强烈色彩的杂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像在和自己聊天那样真诚。”

点击播放 GIF/420K

“表达对世界的热情和好奇心有各种办法

杂志是其中一种”

在当前小众的独立杂志里,生活类的杂志常常可以看到记录成都日常生活的《可以Koyi》,实用型生活小杂志《SALT》,带我们认识那些存在于我们日常周边却不熟知的事物,以及《够用就好》等杂志的身影。

《够用就好》将关注的视角,放在对那些对生活有所追求,喜欢折腾,有趣的人上面。再通过这些人,传达自己的命题,归根究底,就是对“够用就好”的生活方式探讨。

可末先生认为生活只承载你所需的物品,你可能只需一个朴素舒适的家和一份单纯的喜悦,一两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一把吉他,一些刚好够用的衣服和食物,再坚持一份属于自己的理想,够用就好。

而他本身亦是将这个理念贯穿到自己的整个生活,我们在《够用就好》看到的文字,所呈现的模样就是可末先生的生活,从某些方面来讲,就像是他的自画像。在他的眼里,现如今的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工作,这大概也是当初放弃高薪工作,转身做一个人的杂志的最大馈赠吧。

当然,这种化繁为简的生活理念并非一开始就有,而是经过漫长的体悟。在叛逆阶段的时候,长头发、烫头发、穿着一身黑、染指甲、不修边幅是那时可末先生的模样,他一度认为那才是最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

再后来工作的时候,他会把家装饰得满满当当,认为这才是家的模样。辞掉工作,开始整理衣物时他发现,那些厚厚的衣物,收起来其实再也不会穿了。那满满的书籍,其实很少拿来翻阅,不过是为了给别人看,把自己包装成文艺青年,未能抵抗住人性中的虚伪。那时他明白,生活,真的够用就好。

从2014年至今,《够用就好》一共出版了六期,对可末先生而言,自己、女儿、《够用就好》是相互着陪伴成长的,“孩子的天真让我在这个功利的社会里没那么的功利性。作为杂志的创始人,杂志让我去探索什么样的生活才适合自己。”

可末先生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和热情,以杂志的形式呈现了出来。未来的一两年,他会考虑开实体店,让杂志有更好的前景。

正如台湾杂志《小日子》的社长刘冠吟说过,“媒体开店,大家的共同目的就是把纸本杂志没有办法带给读者的体验开进实体里面,让体验这件事转化为实体的消费行为。纸本杂志就仅限于阅读,而开了店就会有各式各样的可能。”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本文来自其他平台,作者美好家居研究所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