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克世界杯赛程推荐 - OPE足球彩票 - 世界杯外围赛

别怕,资本冰河期,会在明年四五月转暖

最近更新:2017-12-19 来源:午夜说事

内容概要:

1. 他告诉我,倒不是为自己压力大,而是这一年,全员没有发放年终奖,中上管理层几年来第一次没有涨薪,很多人无奈离开了团队。

2. 在2015年年底的公司年会上,这个温和冷静的创始人,当着全部员工和老股东的面,猛灌酒,说了好多话,不知是泪是汗,湿了一脸。

3. 但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他们的活动少了。

赖杰喝断了片。在2015年年底的公司年会上,这个温和冷静的创始人,当着全部员工和老股东的面,猛灌酒,说了好多话,不知是泪是汗,湿了一脸。

「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在七月晚上一顿随意的聚餐中,杨柳眼看着在场三个正在创业的汉子,说到分手和离婚,顾不上她一个姑娘在场,就接连开始嚎啕。

老徐倒是没被抓包到哭过,只是最近打德州一直在输,他的天使投资人说他,这是气没了。

钱不好拿,估值一再被压低,账上的钱不够发工资,困境之下,所有的问题都被暴露了。

投资人这边日子也不好过,一边是好项目难找,一边是LP哭穷。只得把钱袋子紧紧捂住,可就是不见焐热。原来,资本从来都是不理性的。

被寄予厚望的项目倒下了,尸体加剧了这些不理性:蜜桃网资金链断裂,博湃养车资金链断裂,淘在路上,仍然是资金链断裂。

寒气下行,也冻着了普通的互联网从业者,产品经理面临降薪,PR苦恼于如何藏优报喜,HR是最忙的职位,攥着一张长长的裁员名单。

凛冬已至。

走冷的市场如洪水,把好人坏人都拍在了水底下。每个人都必须独自挣扎。

截至2016年6月30日,国内互联网领域有超过1688起投资事件(上市并购除外),金额是2385.1亿元总数上不过2015年同期的35%。

不仅是总数,每个月的投融资数量也变化明显,除了2月份过年除外,天气越来越热,投资数量却逐月递减。

帐上钱所剩无几,新的融资迟迟不进来,创业者唯有苦撑。

2014年底,树熊网络就启动了B轮融资,最终选定了一家海外投资机构,双方已经进入了协议阶段,就剩具体估值未谈妥。

可就是过了一个年,CEO赖杰发现,对方的谈判进程明显慢下来了,考虑的东西越来越多。

「我们以往成功的融资都是迅速完成的,只要投资方开始犹豫,就糟了。」机会稍纵即逝,赖杰很懊恼。B轮融资受挫,树熊网络的冬天来了。

幸好,在2015年中,赖杰从A轮投资方支付宝那里,又拿到了一笔A+轮融资。

但数字远远比不上B轮的规划。尤其是在2015年上半年按原计划扩张以后,钱变得更加紧张。「雪球滚起来,就很难停下来了。」

到了几个月前,树熊网络举步维艰,一度账上只剩100万,还不够全公司140人的人工支出。赖杰和联合创始人华璐坷只能抵押了房产,发当月工资。

那时候,赖杰常耗在银行里。就像大多互联网公司一样,树熊网络一直是亏损状态,这使得银行贷款下不来。好容易贷100万,赖杰也是庆幸不已,这意味着,公司又可以再撑一个月了。

而在大半年前,在与投资方的谈判中,他们要的B轮融资额超过两个亿。

在树熊网络的年会上,赖杰醉了。他告诉我,倒不是为自己压力大,而是这一年,全员没有发放年终奖,中上管理层几年来第一次没有涨薪,很多人无奈离开了团队。他苦撑着,对身边人感到惭愧。

所有的人都在苦撑,老徐同样抵押了房产,养活自己的互联网金融项目。但正如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说的,有些行业特别冷,其中一个领域就是金融P2P。

老徐的A轮融资已经开始了几个月,他一天见两拨投资人,却总被冷眼看着。这个以严密逻辑著称的创业者,如今再向投资人讲那套说了无数遍的故事时,竟然难免要打好几个磕巴,甚至思维会突然从中间断了,他看看自己的手指,想不起来接下去的话。

「操,我自己有点不太信自己了。」老徐怪自己不是个好演员。

即便还算是成熟的项目,讲估值融资也成了常态,折扣还不仅仅是对半打。北京一家做Saas的企业服务公司,原定的融资计划是两千万人民币。辛苦数月,终于成交了,数字缩水到350万人民币。

氧气资本去年刚刚成立,为创业公司提供财务顾问,也就是熟知的FA。它的合伙人杨柳进来见了太多将估值的事儿。有个项目向氧气资本投递的BP里,计划融资两个亿。在投融资负责人打磨下,融资计划降到了8千万人民币。等杨柳陪着他们见完一圈投资人以后,这个项目倒也顺利拿到了融资——5千万人民币。

苦撑还在继续。

风先生,一家做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配送公司, 风先生是020大战中,烧到最后紧剩的几家之一。创始人郑飞科不认输:「你不用问风先生是不是还活着,只要我活着,你看我的微信还在更新状态,风先生就不会倒。」

类似的话赖杰也说说,「大不了就剩我一个人,公司还要做。」他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回井冈山打游击。

决心依旧,赖杰和郑飞科,及时收起了对估值的执念。

张颖等投资大佬一次次公开说,别纠结额度,越早拿到钱才越安全。

那些想继续傲娇的创业者,资金链断裂地同样傲娇。博湃养车在B轮融资后,市场估值已经高达5~6亿美元,转而C轮受挫,原本飘飘然的创始团队直接被拍进了土里。

淘在路上,同样因为C轮估值太高而无人接盘,黯然发出停止业务的公开信。

「今年年底,大批获得天使融资的创业公司将死掉,仅有10%的公司能够拿到A轮融资并且继续存活下去。」

经纬创投张颖给已经够冷的创业环境又坡下一盆冰水。易凯资本CEO王冉也发微博说,中国企业的价值将面临重估。暗示账面独角兽将变成独角尸体。

这正应了高榕资本高翔在微信朋友圈的预言:

“每当冬天来临,就会有:张颖同志内部发言流出,王冉同志发文跟上,包凡同志总结陈词……其他同志(比如我)默默转发。”

如今,包凡的总结陈词已经下了:过去的几波浪潮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创新驱动,而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氧气资本原本热衷于做活动打品牌。但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他们的活动少了。原因竟然在于杨柳遭遇的一个尴尬状况,每每邀请投资人来参加活动,这些大牌投资人,尤其是美元基金的投资人大多给出了同一个回复:「抱歉,最近正在休假。」

创业家统计了险峰华兴、洪真格基金等8家机构今年前5个月的投资次数,有6家较去年同期缩减超50%。此外,较去年同期,红杉资本(中国)、IDG资本两家的投资案例出现腰斩式缩减,经纬中国则从51起下降为28起。

华兴阿尔法许乐洋告诉我,他们拿到的数据,今年天使轮成交比例是去年同期的30%到40%左右。为了扛过寒冬,出来融资的创业公司事实上比去年有增无减,那么这个成交额的对比的确有些触目惊心。

于此相伴的是整体经济下行,2016年上半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7%,增速持续变缓,换个有面些的说法,叫新常态。

恐惧先在投资人群体之间传导。羊群效应就发生了,所有的羊都奔向同一个方向,却不明就里。

别看投资人单拎出来,各个是社会精英逻辑惊人,但进入群体之中,难免变得无异议和情绪化。

资本从来都不是理性的。去年,投资人最爱问规模和数字,今年开始,第一句就问盈利模式。大象感叹,投资人也是悲催的动物,非常缺乏安全感。

资本充满信心摩拳擦掌时,是春江水暖,如今秋凉水冷,恐怕也是鸭先知。

加入创业公司的年轻人,还没从互联网的天生骄傲里醒过味来,就骤然开始面对严酷的工作规章,难免人心惶惶。一部分人主动离开,也有人被裁撤。

一家汽车O2O公司的裁员范围不仅是各个城市的分点,总部也下了裁员一半的决定。HR王飞(化名)近来特别忙,他每天要与六个员工详谈,裁员名单很长。在屡屡看到创始人扶着额头猛抽烟,他把自己的名字加在这份名单最后,等事情做完,他准备离职。

他知道CEO在苦恼什么,其实,下一笔融资已经谈妥,但投资人下了通牒:在公司实现盈亏平衡之前,融资款不会到账。

一个裁掉了自己的HR,多么敬业。听来像个黑色幽默的段子,如今却成了事实,并且批量发生。

工资缩水也变成了常事儿,招聘网站HR家的负责人提到,去年iOS开发的很缺,「价格可以乱要」,随便去一家小公司也是每月15k。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iOS开发人员赋闲,工资也回缩到万元左右,这在O2O项目和互联网金融公司中表现最为明显。

控制成本,寻找盈利模式,这成了每家创业公司的当务之急,也是投资人现阶段最关心的问题。而在一年前,如果你问及以一个初创公司的盈利模式,会被笑话目光短浅。

曾经,那是一个有关欲望的故事。

大家都相信,烧出规模来,盈利才能源源不断。对创业者来说,警惕心在一笔又一笔的融资中松懈了。

这是赖杰如今才想起来的,树熊一直按着每年一轮的速度顺利融资,就在一年前,他们的融资计划还是前一年估值的十倍。彼时,赖杰接洽投资人的内心戏还是:「十倍老子还便宜你了呢。」这个安静的理工科创业者,回溯这句粗话,有些不好意思了。

每年一次的顺利融资,让赖杰对花钱这件事儿相对没有这么在意,业务扩张在支出,员工得定期团建旅游。产品毛利只有10%,亏本不小,他也并不在意。

市场越来越热,钱越来越不像钱了,价格战出现在几乎所有的领域,望京这个宇宙O2O中心和扫码街奇景尤其见证了这段历史。

市场是在热钱的涌动下迅速被催熟的。打车只需要几块钱,二十多元的外卖网站还能补贴一半,当我们的生活质量被强力拉升了,大家都在感叹互联网的神奇。

投机者也混迹期间,不遗余力地制造荒诞,用PPT创业的电动汽车,著名机构几分钟敲定投资的宣传文案横飞,大家都在比谁融到的数额大,谁融资的速度快。

基于市场规模的盈利模式被压上重宝,互联网估值法参杂了太多非理性因素。

2015年年8月,创业公司从种子天使到E轮的平均融资额达到了42.48,接近2014年的5倍。最大得变化集中在早期和后期,其中2015年A轮平均融资额超过了同年B轮C轮的数字,甚至超过了去年E轮平均融资额。

市场疯了。

一场系统性的寻租正在发生。

背后,资本的出口却越来越小。阿里巴巴赴美上市的强心剂如今没剩下多少疗效了。陌陌上市有闪退,交了一亿美元学费以后,大家只记住了唐岩的中指。在6月,大家好容易盼来了今年第一支互联网科技类中概股——51talk,背后却也是一地鸡毛,1亿美元的募资金额遭到下调,招股书现实,51Talk一季度有370万元人民币的亏损。

再看新三板,仍不见勃起的征兆,挂牌公司如今已经超过7千家,交易额却不过26亿元,做市指数一直在跌。

E轮以后的公司没有IPO渠道,在新三板和创业板就更加尴尬。对投资方来说,风险无法转嫁到股民身上,那么只能往前蔓延。D轮不敢投,影响C轮投资者。恐惧迅速传导。

2015年中的股市大跌,终于让这场系统性的寻租彻底崩盘。

荒腔走板不仅仅付了笑谈,还让每一个玩家尝尽冷暖。

现在,2016年中旬,冷得前所未有。

绝大部分创业者选择了缄默。郑飞科这半年来甚少接受媒体采访,他全心在收缩战力。顶峰时期,风先生拥有近万名职工,在全国20多个城市同时铺开,现如今,加上管理层也不过几百人,业务更是收缩到了杭州本地。

迅速转入防守姿态,先节流,再考虑开源嘛。

没有了资本支撑,曾以市场规模在支撑的盈利模式正在面临破产,出路只剩两条,迅速转变模式以实现盈利,或者抱一条大腿。风先生选择了前者,赖杰同样选择了前者。他们答复调整市场策略,原本毛利只有10%的产品,提升到了40%毛利。

达达配送选择了后者,今年七月,达达的业务并入了京东到家。

当大家转入防守态势,行业态势也在悄悄发生了变化。

曾希望成为用户移动ID的bong,如今转回了消费品逻辑,从「一年续航」概念的bongII到「物联网概念」的bongXX,再到单收操作的bongX2 ,这个月推出的bong3HR主打「全自动坚持心率和血氧」,售价169元。

bong3HR的成绩是:九十秒,秒光一万只手环。

此前,大家都认为智能手环领域已经黯淡无光,连热衷于「生态」的小米,都静默着。bong3HR突然杀了回来,用一种朴素的态度,推动健康穿戴设备进入收割季。

「好猎手都是在冬天捕猎的。」开始众筹创始人徐建军轻描淡写一笑。

1个月前,开始众筹刚刚完成了1亿元B轮融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徐建军把逆势融资归结为公司良好的业务模型。一直在做头部市场的开始众筹,很早就已经实现盈利了。

市面上见不到对手了,开始众筹整合了强大的资源,从民宿到餐饮,他们正陆续深耕衣食住行的一个个垂直行业,吞下多个城市,在巷战里轻轻哼起凯歌。

失败者退隐了,抗冻的创业者乘势而上,反倒推动着行业往一个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好的公司终究还是能拿到融资。2016年6月21日,树熊网络宣布获得联建光电和德塔资本联合投资,总投资金额2亿元。

投资款到账了,赖杰却还在咀嚼之前的痛苦,「世界不会因为你有梦想,而温柔地对待你。」

曾经,融资额虚报成风,孵化器遍地都是,95后姑娘被捧成创业明星。系统在癫狂的顶点。而今天,是寒冬,也是回归正常,这是一个修正的年代。

我们所处的社会系统就是一片汪洋,浪头一个又一个打来,我们从最高点,蓦然跌倒谷底。然而,我们从来不会一直停留在制高点或是被困在最低谷。曾经的喧嚣过后,互联网创业系统正在自发地修正着。

修正估值,修正认知,修正模式,系统正在自愈。主动做出改变的,还是创业者和投资人本身。

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之冷剔除了一部分公司之后,因为马太效应,足够优秀的创业公司将获得更集中的资源。而寒冬又是一场考验,经历过冬天,才可能成为真正伟大的公司。

至于投资人,只有那些深谙人性、不再贪婪和恐惧间徘徊,同时拥有清晰逻辑的玩家,会重新站上资本游戏的舞台中央。

欧立德说,历史不会重复,更不是循环,但它会押韵。在经历了2000年和2008年的泡沫破灭后,第三个韵脚如今走向了。

经济周期总在经历繁荣、衰退、萧条和复苏四个阶段,表现在图形上叫衰退、谷底、扩张和顶峰。当我们正滑向谷底,也意味着一个新的波峰就在前方。

那这个波峰什么时候才出现呢?

几个投资人的预测出奇一致,黄佩华和投资人子柳都认为,经济周期通常以18个月为周期,从去年几月份寒意料峭开始算,待到2017年4、5月份,就会有转暖的迹象了。

盈动资本大象解释说,毕竟人民币的充沛程度不曾收到影响,资本总是在楼市和股市之间徘徊,下一次股市的回暖,就将是一个巨大的信号。

所谓信号,最重要的意义是重新唤起大家的信心,而下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成功IPO,也许也将是一个拐点。爱奇艺声称2017年将主板上市,马云也放出话来,蚂蚁金服希望能在中国A股上市。

资金的出口随时可能打开,正向传导一并发生,信心会一起回来的。

当然,创业者对此要悲观的多。拿到融资后的赖杰,那口气始终没有送下来,他备下粮草,准备好过一个长达三年的冬天。

毕竟曾经受过的冻可不好受,互联网创业大潮乍起骤落,就留下双创的标语孤零零在墙上,创业者九死一生。

「你还相信互联网改变世界吗?」我问赖杰。

于是,赖杰给我讲了他初次接触互联网的故事。

那还是2000年初,赖杰19岁。刚刚从高考考场出来的他,第一次与同学钻进了门口一家网吧。花了两块钱,他打开电脑,进入的第一个网站,是美国白宫的政务网站。

那一刻,赖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一个陌生的世界就这样平铺在他面前,一个全球化的信息源平等地出现在每一个可以上网的人面前,让他有机会跳脱出原本的生存环境。

互联网已经改变世界了,未来还会继续。这即是信心的源头。

手记:

再难,也可以哼段麻烦调,不够味道,但聊以自慰。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记录者,因为总想赶紧闭上眼睛。

在水底挣扎的人,无论好坏,面对同样的生存成本,他们用不同的姿势求生。有人问,洪水为什么会来?谁都不觉得该怪自己,谁都不认为自己做了恶,至少相信自己做的恶绝不会影响到大局。

但事实证明,没有罪人,系统在螺旋地进化,因此每个人都要承担惩罚。

曾经叱咤的创业者,他们看起来始终是平静的,还有过剩的智商来去说段子。可惜,段子变得不那么好笑了。

大家都说泡沫总要破灭的,但曾经看过肥皂泡表面那几道绚烂的颜色以后,破灭就不容易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了。

现在,我们还苦苦维持那个奇观,互联网膨胀到了每一个生存角落的奇观。心里却越来越没有底,当年对一切都抱有好奇和信心的自己,是个傻逼吗?

生存之下,没有什么人可以被轻易打动了,情怀和匠心鲜少在提及。

饱暖未满 ,自然也没人会为淫欲,写首诗。

幸好,这不是幻灭,凌空蹈虚的乌托邦颓了,虚妄的宏大也匿了。规律却未曾消失,变成水底的卵石,历久弥新。挣扎着幸存下来的人,依旧会唱歌。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本文来自其他平台,作者午夜说事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

评论